全站搜索  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 
   报刊杂志
题柳,雪意

【页面调色版  】 【打印
发布时间: 2016年12月01日 点击次数:7


 作者  茂名石化 柯思恩

    “不是柳却是柳?”12月7日下午,排队站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前,等待安检的我,意外地看见了一排排高大的柳树。

    “全然不同的?”我暗暗地想眼前这柳树是不是故意睡着了,全都是一幅睡眼惺忪的娇憨模样,半蜷身子半闭着眼睛偷偷地打量着我,让我瞬间失去了主张,内心知道明明这是柳树的枝条,但我却认为这是柳树结出来的果,惊叹之余忍不住冲着身边的山东小妞玉儿叫出声来,“看,柳树结果了!”

    “姐,这是北方冬天的柳树,是柳条。你看错了!”见多识广的玉儿笑笑地纠正了我。就在此时,身后前来北京一起参加中国石化报社举办的2016年记者、通讯员新闻业务培训班的,同样来自山东的小超听了我俩的话,也乐了,冲着我说,“姐,没看过柳树啊,这是北方的垂柳!”两个北方人不客气地纠正着来自南方的我,听了,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还生怕柳树听见了,低着头,小小声地边想边回,“见过啊!但是,茂名油城的柳树枝条相当柔韧、树身瘦弱,最重要的是,常年都是生机勃勃的绿色,像这样枯黄萎缩的身材高大的柳条及柳树,我还是第一次见着,也是第一次在人行道上见着。之前都是在公园河岸边见着的,没有如此地接地气。”

    深深地被眼前的柳树打动的我,对比着柳树也比较着出生并生长在南方的我,有着明显气温的不同。这一天,北京的气温低达零下三度,而远在千里之外的茂名油城,当天的气温高达26度,环境不同了,柳树变了,一切都物是人“非”了,见怪不怪了。想到这,醒悟过来的我使劲地摇了摇头后开怀地笑了,抬头时意外地发现眼前那一条条密密匝匝直冲颌面而来的柳条,无不深刻地印上了黄种人的肤色,一一散发着一种摄人心弦的凄厉的美,直冲心灵深处,模模糊糊地懂得,“苦难是一种美德!”

    哪怕凛冽的京城寒风中,眼前冬眠的柳树疑是纷纷被“冻坏”了,远看像是在瑟瑟发抖毫无抵抗能力。近看,咦,我却听到了清瘦的柳条对粗壮的树干传来了强壮有力的命令,“不许动,趴低一点,再趴低一点……”眼看就要接近地面了,撞击大地的身躯了,“柳树哪去了?”随着柳树低着头不解的我,一时之间找不到柳树的我,赶紧拿起手机对着柳树自拍起来了,边拍边想着一件事,北京的柳树才是真正的垂柳,其约10米高的柳树能够直垂到离地面2米左右,“手机还能自拍啊?”就在这时,我的身后传来了浓浓的惊叹声,我听了,赶紧回转身,发现这是一位眼角带着皱纹,干巴巴的皮肤,一眼看去许有七十来岁的老爷子,直性子的我乐了,冲着大爷笑了笑,说,“能,我教你!”说完,开心的我边手把手教边将大爷与柳树,还有我一起拍进了手机镜头里,“我那么老了,不要拍我了!”大爷见了,不好意思地冲着我连连摆手,但是,认真学习的大爷却将自己的身子努力地靠近了我,将自己的头努力地挤进了镜头中,“活到老,学到老!”看着好学的大爷,说话时嘴瘪瘪的,牙齿也没有多少的大爷,我愣住了,“难道这是源于柳树的英明之见,环境造人后成就了京城高大的柳树?”

    再回转身,仔细打量着身边来自天南地北前来北京学习的记者、通讯员们,唐代狄焕的《 题柳》—“天南与天北,此处影婆娑。翠色折不尽,离情生更多。雨余笼灞岸,烟暝夹隋河。自有佳名在,秦松继得么。”就这样呼呼地冲上脑门了,题柳只在此身中了。思维纷飞,越想冲动了,三天的学习过后,我们就要牵手离开了,我本以为这次前来北京学习,我能看见一直向往的从未见过的大雪纷飞。但是,很意外,雪未见着,却看见了不一样的柳树,还听到了老北京人说,“当进入四月,北京气候温暖干燥,杨柳絮密集爆发了,一时间纷纷扬扬,如漫天飘雪。”

    “京城人对柳絮又爱又恨,行道绿植种类那么多,北京为什么偏偏选择种这么多杨柳呢?”来到北京一直不甘心看不到雪的我,回到茂名后仍好奇不已地反问,难不成这是我的人生注定要行走并落下的一场“雪意?”姿态婆娑,清丽潇洒!

    “柳”谐音为“留”,那是我难忘的一堂课—《愈故事愈新闻》。

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
主办:全国林业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
技术支持:中科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:010-62570007
京ICP备10047111号 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229